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催眠术吗?

浏览88人2017-11-20 14:16:54

催眠虽然古老现代且复杂,但并不像传说中那么玄幻,他不是一种催人入睡的技术,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进入单一意念状态的能力。催眠的实质是一种暗示植入,催眠治疗是一种利而用之的科学。

来源 | 大话精神


说起催眠,你脑海中会产生怎样的画面或词语呢?首先映入小编脑海的是两个景象。一个是手持催眠钟摆的经典催眠师形象,另一个就是著名节目主持人(托)董卿女士被狗催眠了。如果仅仅把催眠术理解为一种让人精神恍惚或者陷入沉睡的神秘力量,未免太过片面也太过玄幻了。我们现在讲的,和精神医学、心理学等联系在一起的催眠术绝非超自然力量。想了解催眠是什么,那可说来话长了。


摇动钟摆是催眠师的经典动作

《挑战不可能》节目中董卿被狗催眠 


催眠是一个既古老又现代的复杂人类现象


说他古老是因为其出现的年代可能远早于你的想象。据考证,人类在一万年之前就会利用红土和陶土举行类似催眠术的仪式。而关于催眠仪式的文献记载则出现在3000多年前的古印度。中医四大经典之一的《黄帝内经》中也有“黄帝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的记载,祝由术就是最早版本的国产催眠仪式了。此外,几乎在任何古老文明的巫术、宗教或仪式中都会留下催眠术的印记。在人类对自然和自身认识都不足的年代,祖先们发明了各种仪式来降低人本能的焦虑感,催生了许多解释人类心理和疗愈机制的理论。


说他现代是因为其活跃在当下最时髦的脑科学圈,涉及心身疗愈、意识科学等领域。现代心理学家认为催眠术是打开人类心扉的钥匙,能够解决抑郁焦虑等情绪问题,治愈许多疑难杂症。


说他复杂是因为涉及学科较多。文化人类学、社会学、考古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都与催眠术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至于脑科学、神经生理学、康复医学什么的,光听名字就感觉很复杂。

 

催眠是一种单一意念


催眠术既不是跳大神,更不是让人犯困的神秘力量,而是人进入一种单一意念的状态(mono-ideoism)。这是一种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单一内容上的状态,却又不像考试时那般紧张。用四个字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心无旁骛。当你全身心地投入于电影大片、手机游戏或者迷人风景中时,你便已经处于一种被催眠的状态了,即便周围有一定强度的干扰,你也很难察觉到。恩格斯认为,被催眠就是服从于施术者的意志。也有学者认为催眠是一种人际互动,是被术者对施术者的暗示产生的想象性体验。总之,催眠是一种意念行为,催眠不是迷信,更不是催睡。

 

催眠是与生俱来的能力


也许你认识一些可以在自习室中连续奋战25个小时的学霸以及可以一周加班8天的工作狂,其实他们都是催眠高手,只不过他们都是在自我催眠。当我们遭遇病痛的时候会进入一种恍惚状态,这种状态下身体可以免受一些痛苦,得到更好的恢复;而当deadline临近的时候,我们又会进入一种痴狂状态,工作效率瞬间爆表。这一得一失都属于广义上的催眠,都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催眠本能,遵循趋利避害的原则,既可以让人昏昏欲睡,也可以让人能量充沛。

 

催眠的实质是一种暗示植入


差一点把小李子送上影帝宝座的电影《盗梦空间》中展示过“三层催眠”,而顶级的催眠大师则可以实现“五层催眠”。无论几层催眠,都是一种暗示的植入。暗示的植入是人类学习的本质,与你是否坚持唯物史观无关,因为精神医学和心理学中的催眠不是跳大神,更不是迷信。间接经验的学习是人类获取知识的主要途径,我们无需遍尝百草也无需在比萨斜塔上扔铁球就可以掌握药学或者物理学知识,这种对前人知识、文化、经验的学习便是一种暗示的植入。通过暗示我们可以植入过程与方法、知识与技能、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等。我们都把“地球是一个两极略扁的不规则球体”奉为真理,即便你我都没有跑到外太空去验证这一说法也确信无疑,这就是一种暗示植入。


有个说法叫“女人比男人更容易受暗示”。如果你认同这一说法,就暗示着这一暗示已经暗示了你是一个容易被暗示的人。暗示性也是成正态分布的。一个人太容易受暗示或者太不容易受暗示都是“非常态”。不信书学不到知识,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可以说,人的一生就是被暗示植入的一生,我们要做的就是选择并接受良性内容的催眠。 


催眠治疗是一种“利而用之”的科学


美国心理学会第三十分会——心理催眠分会(Society of Psychological Hypnosis)的成立标志着催眠迈进了科学时代。心理催眠分会的使命是为催眠治疗去昧并让消费者接受这一疗法。我们很难用几句话去定义催眠这一复杂的生理、心理现象,只能简单地说成一种无意识“利用”行为。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催眠治疗的目的不是为了把所有患者都治疗的“一样正常”,而应该追求每个患者经过催眠治疗后都能在现有条件下觅得更好的适应社会、适应生活的方法。过于追求“矫枉”便难免“过正”,强扭的瓜一般都不甜。对于一些比较执拗的患者,从他的逻辑出发拐到促进其改变的道路上,实现利而用之,或许是更为实惠更为先进的催眠治疗哲学。催眠的精髓不在于矫正,在于“利用”。

 

总之,催眠虽然古老现代且复杂,但并不像传说中那么玄幻,他不是一种催人入睡的技术,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进入单一意念状态的能力。催眠的实质是一种暗示植入,催眠治疗是一种利而用之的科学。 



西方催眠发展关键词


【动物磁性说】18世纪末的奥地利医生麦斯麦提出的动物磁性说认为人体中存在一种维持人体动态平衡的磁流。施术者通过磁屑、铁棒等导体将自身磁流传递给患者,纠正患者体内磁流的非正常状态,消除病患、恢复健康。这是最早的类催眠理论之一。


【催眠诞生】英国外科医生詹姆斯·布雷德 (James Braid,1795~1860)被认为是催眠术的创始人。他意识到暗示因素是催眠的基本要素,否认了磁流这一超自然力量,采用了以物质为基础的解释。他将睡眠引起的迷睡状态描述为“神经性睡眠”,并创造了“neuryponlogy”一词,即 neuro-hypnology 的缩写。后来该词的后半部分被保留下来,衍化出了hypnotism(催眠术)和Hypnosis(催眠)。


【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曾经致力于催眠术的研究,尽管最后他放弃了催眠术创立了精神分析学派,仍是现代心理治疗流派的推手。


【现代催眠】米尔顿.艾瑞克森(Dr.Milton Hyland Erickson, 1901~1980)被喻为“现代催眠之父”。他注重解决实际问题,对催眠进行了大量研究,发表了超过100篇相关论文,演绎出了一套全新的解决心理问题的催眠治疗方法,为催眠取得了合法地位,摘掉了催眠术“严肃学术殿堂中跳梁小丑”的帽子。为心理治疗做出了巨大贡献,对催眠疗法现代化做出的贡献至今无人可及,是家庭和短期策略心理治疗的绝对权威。


【当代催眠】催眠术活跃在科学研究的前沿,在心理学实验中被用于对意识现象及其本质的探索。


中国古代催眠思想关键词


【巫】从字形来看,巫即为沟通天地之人。我们总把巫和迷信联系在一起,却忽略了巫的文化起源作用。巫医、巫乐、巫舞、巫师在落后年代起到的精神作用可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比如消除焦虑,战胜恐惧。从这一点来看,巫应该是中国最早的类催眠术了。


【道教】道教的顺其自然和催眠中的利而用之不谋而合,还提出了一些进入“恍惚状态”的方式。


【利用】“顺”“借”二字是“利而用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缩影。顺水推舟、借景抒情等无不体现了中国文化中的“利用”思想。川西吊脚楼、陕西窑洞则是“利用”思想的现实应用。


中国现代催眠发展关键词


【断裂】中国心理学在文化浩劫时期进入了漫长的“空白期”,中国的传统文化又无法在科学文化层面为催眠的发展提供支撑和养料,中国现代催眠发展就此止步。


【导入】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以“中德班”为代表的心理学与心理治疗势力重新导入中国。可以说中国当代催眠理论多数是脱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舶来品。这是一种进步,也是一种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