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糖的成瘾性

浏览227人2017-12-27 10:24:08

是否思考过为什么大家都爱吃糖呢?是因为糖能为我们带来能量吗?还是只因为糖很甜,大家都爱甜味而已吗?


作者:叶绿舒



是否思考过为什么大家都爱吃糖呢?是因为糖能为我们带来能量吗?还是只因为糖很甜,大家都爱甜味而已吗?


耶鲁大学的团队,透过侦测大鼠大脑的基底节(basal ganglia)纹状体区(striatalareas)的多巴胺(dopamine)分泌后发现,纹状体区的背侧(dorsal striatal sector,DS)负责对糖的能量进行反应,而纹状体区的腹侧(ventralstriatal sector,VS)则负责对糖的甜味进行反应。


当以葡萄糖喂食大鼠时,大鼠的纹状体背区与纹状体腹区都分泌多巴胺;而以人工甘味(蔗糖素,sucralose,为所有人工甘味中口味最接近天然糖的)喂食大鼠时,大鼠只有纹状体腹区分泌多巴胺。而当研究团队以苦味剂苯甲地那铵(denatoniumbenzoate,全世界最苦的化合物,即使只有10 ppm 时也可以感觉到苦味)遮盖了糖的甜味时,大鼠只有纹状体背区分泌多巴胺。



苯甲地那铵


大鼠究竟爱能量还是甜味多呢?研究团队让大鼠在只有人工甘味的溶液与加了苦味剂的糖,发现大鼠宁可吃加了苦味剂的糖!这个现象在饥饿的大鼠上尤其明显。


当然,获取能量是生存所需,所以要选择时,当然能量优先啰!不过,研究团队想更进一步了解,究竟这个行为是否真的与神经有关?


由于多巴胺分泌会使得D1r神经元兴奋程度上升,研究团队将大鼠的纹状体腹区或背区的D1r神经元去除,再观察这些大鼠的饮食行为。结果发现,在面对美味但不营养或营养但不美味的选择时,纹状体背区去除的大鼠会选择美味;而控制组以及纹状体腹区去除的大鼠,则都选择了营养。类似的反应也在果蝇里观察到,显示能量的获取是所有生物的头号重点。


由于碳水化合物是生物能量获取的第一顺位,因此我们在演化的长河里学会了喜爱甜味。只是没想到在我们的脑中,还是将对于糖的能量与甜味进行反应的脑区给分开了。


看到这里,大家是否好奇,为何我们的脑要把甜味与能量分开反应呢?难道天然的糖也有徒具甜味但没有能量的?


是的!我们平常摄食的糖是D构形(D-form),它的镜像异构物L构形(L-form)虽有甜味,但它是不会产生能量的;而由甜菊(Stevia rebaudiana)所产生的甜菊糖苷(steviol),也是徒具美味但不产生能量的天然化合物喔!当研究团队喂食大鼠L构形的葡萄糖时,大鼠的纹状体只有腹区分泌多巴胺,背区就不会分泌呢!



参考文献:Tellez L.A. et. al., 2016. Separate circuitries encode the hedonic andnutritional values of sugar. Nature Neuroscience.



来源:心理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