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中的6项必“听”

浏览52人2017-12-27 11:39:42

在心理咨询中我们要听些什么呢?


作者:付丽娟



听的第一个层面是听对方讲什么。


第二个层面是听对方怎么去讲。


有的来访者一来就可以滔滔不绝,他可以跟你讲现在遇到的那些事,那些人,没有停顿,你也插不上话,这有的时候会让你觉得很轻松,好像不用去思考怎么回应,他一个人把时间都用光了,你不焦虑,他也不需要你进入。但这恰恰就是来访者在用焦虑的方式表达他自己,用这样填塞治疗空间的方式。因为他害怕你有任何的反应,他为了控制你不反应,所以他把这个空间填满,这其实代表他对做咨询或者对跟你见面是非常焦虑的。


还有的来访者没有办法自己讲得很清楚,他需要你问问题,像牙膏,你需要挤。这也是讲的一个方式,我们怎么去理解呢,可以理解为被动,他需要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变成主动的角色,而他只用被动在那里就可以了。这是他用被动的方式在讲他的人际模式。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他跟我们的谈话方式,对他的人际模式有一点点观察和了解。


对方如何去讲他的遭遇,他的经历?有的人他会非常理性,正在讲他非常重要的丧失经历,比方说离婚、重要人的身体出现很大的状况,要面临可能的丧失的时候,他讲这个的感觉就像他在讲一本小说,你不会认为他在用第一人称,你会感觉他好像用第三人称讲,讲一个故事,好像没有情感,非常平静,让你觉得你听到这个事情很悲伤。那你感受到的这个悲伤就是来访者很努力排除在外的情感。这个时候我们就要理解,他启动了隔离的防御来保护自己,不至被丧失的体验所毁灭掉,所以他在努力保护自己。如果我们看不到他是在保护自己,我们就会努力想要去穿透它,破除防御,我们要去跟他讲这个事情这么重要,为什么你都没有难过的表情呢?理解他的每一个动力,跟它背后意义的时候,我们就会很小心地去呵护,而不是鲁莽地去冲撞。



第三个是他讲的时候整个的状态。


比如他的整个情绪是什么样的,他的情感是什么样的,面部表情是什么样的,他有没有身体的动作,肢体的语言,这都是一个人身上藏不住的无意识信息。一个人的身体就是一个人的潜意识。我们有的时候说想了解一个人的潜意识很难,其实有时候也不是那么难,因为我通过语言讲这是大脑经过处理后的信息,可是我坐在这个地方,我以什么姿势坐,是斜靠着还是笔直还是瘫在这里,还是我讲话的时候没办法看治疗师的眼睛,各种各样身体的信息,都在发散一个人的潜意识,一个人过往的经验。


有一个来访者,做治疗大概一年多的时间,她一直都是坐在沙发的前1/3的位置,背挺得非常直,这样对腰很好,也是很棒的优雅的淑女的坐姿,但是如果每次都是这样,我们就会去思考,这个姿势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在这里(治疗中)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面对着严苛的老师,做一个小学生不被惩罚的准备。就是在她的想象中,治疗师可能对她很不满意,会批评她,指责她,甚至惩罚她。所以要让治疗师先息怒,她就先把自己做到一个比较好的标准的学生的坐姿上。这就是移情的发生,它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身体的动作。她把治疗师体验为一个很严苛的老师,她是一个乖乖听话,想要讨好老师的学生,这是她关系很核心的一个模式。治了好几年以后,她这个姿势消失了,她不再投射治疗师是一个很严厉的老师,她就不需要这种防御,她的坐姿就很轻松了。


第四个,我们需要去听对方是怎么感受你的。


你跟他开始工作,你开始听他讲话,你会共情回应的时候,对方是如何做出反应的。比如很多人听曾老师的课,被一些解释触动,被触动就是一个反应,有些人不被触动,也是一个反应。



第五个,就是听此时此刻,听关系,听动力。


这个是在咨询中是最难听的,但是如果你听得到的话,它也是最好用的。听是移情和反移情的一种方式。如果你们做个人体验,你们就会了解咨询师跟你们是如何一起工作的,有一些内容就会被你们内化进来。当治疗师给你一个回应,你认同或者不认同,你吸收或者拒绝,接下来你的治疗师再怎么回应你的这一部分,它是每一个此时此刻的链条。


就像吃东西一样,你是一个孩子,妈妈喂你一勺饭菜,你吃下去了,妈妈就会看你吃的速度,吞咽的速度,表情,然后就知道你喜不喜欢吃,她就会判断,吃下一勺饭的时候用什么速度送给你。但如果没有判断这个孩子的反应,只是按照自己的速度很快地去喂你,你就吃不了。所以吃饭不是问题,在孩子和妈妈吃饭中间的关系,节奏,情绪,才是重点。这个就是观察对方的反应,再来调整自己,也就是我们讲的听动力,听关系。 


第六个,是听自己。


当你用了一个空间去听来访者对你讲了一些内容的时候,你的内在有什么反应,你的头脑当中有什么样的画面突然闪现,有没有关于他的一个联想,觉得脑袋里有哪些问题,有什么样的情感,这都是属于我们接触一个人的时候,他带给我们的反应。第二个步骤是,我接受到了这些反应。第三个步骤是,我识别到了这些反应。因为有的时候我们很快作出反应的同时,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正在作出的反应是一个本能反应。


比如你看到一只蟑螂从你面前过去,你本能地跳起来离开。但是你本能地跳起来,离开的动作非常快,你可能并不知道你看到蟑螂,你害怕,然后你跳起来,然后离开。你没有意识到你正在这么做,它是一个快速的自动化的反应。我们跟不同人接触的时候,不同的人会激起我们不同的内在反应。我们需要去辨识这些反应正在发生。当我们知道自己有这些内在反应的时候,我们要去思考,来访者他正在传达什么?


比如一个来访者,他在学佛方面投入了很多精力,他希望通过这个让自己父母身体健康,还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成绩能够提高。他把佛变成了一个全能理想化的客体,通过靠近一个强大的客体,来控制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失控,所以他非常痛苦,他希望找到,扳回这个控制感。所以他相信如果他非常虔诚地去参禅,就可以改变父母的寿命,孩子的学习。他跟治疗师谈这一部分,他在面对失控的生活的时候,非常希望能够跟一个理想的有力的完美的客体融合,去防御自己脆弱的,绝望到无力的那一部分。这是一个放在前台的解释。


但是如果放在听动力的角度,这就不是一个非常适合的解释。他其实在告诉治疗师,心理咨询对他没有那么大的帮助,我在你这里没有获得那么多的帮助,所以我才去找另外的一个通道,这是他想告诉治疗师的信息,这是来访者和治疗师之间的动力,实际上是制造了一个竞争对手,让治疗师师跟佛竞争他。


治疗师听他讲这个的时候是很无力的,因为治疗师没有办法帮助他增加父母的寿命,也没办法帮他提高孩子的学习成绩,这都治疗无法做的事情,治疗师能做的是帮他理解这些事情,对他来讲有什么意义?在他内心的体验是什么?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的内在情感,他的感受是什么?这是治疗师可以做的事情,治疗师没有佛那么强大,有很多局限。在那个时候治疗师意识到,他传递这样一个动力出来,是他对治疗有很深的失望他非常希望这个世界上有一些能够激起他希望的转机存在。


治疗师就把这个动力呈现给他看。跟他讲,你今天给我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你虽然跟我谈的是佛,你对佛的理解和期待,但是你其实是在告诉我,你对这个治疗感到很失望,你对我也感到很失望,你有很多很难去控制的经历,其实你非常渴望去改变这些经历,但是你觉得你的治疗,在这一部分对你的帮助太小,太少,所以你非常渴望去获得一种全能的力量,帮助你来面对,你现在正在经历的让你感到很痛苦的部分。


治疗师在两个人的关系的层面上作出了一个解释,而不是仅仅是对全能理想化的防御做面质。来访者听了以后,沉默了很久,然后流着眼泪,问治疗师,为什么不能去支持他学佛?治疗师无法支持他,因为治疗师知道学佛并不能真正地帮助他去修复他个人内在的缺损感和恐惧。当他通过佛学的方式,去回避内在冲突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治疗很难使得上力气,这个真的很困难。


此为心理咨询中的六项必听


来源曾奇峰心理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