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故事,见证中国全民健康覆盖

浏览96人2019-04-09 15:19:10

“ 2019年4月7日是第70个世界卫生日,世界卫生组织继续将主题聚焦“全民健康覆盖”。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将中国宣传主题定为“维护人人健康,迈向全面小康”。新中国成立70年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从35岁增长到76.7岁,主要健康指标已优于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不仅让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得到了健康保障,也为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展健康事业提供了中国经验。4月3日,在国家卫生健康委举办的世界卫生日活动上,6组嘉宾讲述了自己经历的全民健康故事。”



01



随国强而兴,永做“追梦人”


  “作为一名在华西学习、成长、工作的医生,我既是社会变迁的见证者,也是改革发展的亲历者。70年岁月如歌,医院的发展历程,是随国强而兴、因国富而盛的真实写照。”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李为民院长这样回顾他的医学生涯。

  1892年,当外国基督教会在华西坝建立华西医院的前身仁济、存仁医院时,它还只是小小的诊所。到了上世纪90年代,华西医院已经成为中国西部地区较大的公立医院,但仍然是无国家重点学科、无国家重点实验室、无两院院士的“三无”医院。短短二十几年,依托丰富的临床资源优势,华西医院在国内最早建立独立科研院区,打造了专职科研队伍,制定了一系列以鼓励临床创新为导向的科研激励政策,如今临床医学基础科学指标已位于全球前1‰行列,自主研发了150余项重大疾病治疗创新药物,形成了“有资源、有基地、有队伍、有方向”的“四有”优势。
  90年代至今,华西医院门急诊服务量增长超过4倍、手术服务增长近18倍,已经拥有8个国家级医学平台,成为中国西部地区疑难危急重症的诊疗中心。医院构建了覆盖医院、专科、社区等各个层级的五大特色医联体模式,帮助中国西部广大患者不必奔波于北上广、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与发达地区同质的医疗服务。




02

让数据“说话”,让质量提升


  “作为一名医生、一名专家,每天只能看四五十个患者,去从事医疗质量管理和研究吧,把规范的脑血管病诊疗服务推广到全国,让千千万万脑血管病患者和家庭受益”。国家卫生健康委神经系统疾病医疗质量控制中心办公室主任、北京天坛医院神经病学中心血管神经病学科副主任李子孝至今仍记得10年前他的导师王拥军说过的话。

  2010年,北京天坛医院受原卫生部医政医管局委托成立“国家脑血管病医疗质量控制中心”,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全国性的脑血管病质控数据平台,质控工作就像“盲人摸象”。2012年,覆盖全国209家医院的国家脑血管病登记数据正式建立,监测全国脑血管病数据的“天眼”从此打开。越来越多的医院加入到国家质控网络,200家,500家,1000家,2500家……截至目前,质控监测医院已有2774家。
  这些海量数据通过每秒375万亿次计算的超级计算机进行分析,疾病诊疗的现状、进步、短板一目了然。大数据分析发现,从“十一五”到“十二五”,脑血管病医疗服务质量复合指数从63%提升到了76%,但静脉溶栓、房颤抗凝的指标仍不容乐观。针对这些“短板”,中心帮助国家卫生健康委制定了医疗质量指标和改进模式,可以让脑血管病患者1年复发风险相对下降28%,致残风险相对下降26%,每年减少4.3万例脑血管病患者复发,减少住院费用约4亿元人民币。



03

医联体来了,群众信任了


  2018年,四川大学华西广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助理、副主任医师蓝建华拿到了四川省卫生健康委的青年创新科研课题,还在《中华泌尿外科杂志》发表了论文。几年前,这样的事情还很罕见。

  变化源于2015年,广安市人民医院挂牌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广安医院,由华西医院领办。此后,华西的专家团队每个月都定期开展现场带教,从查体、阅读影像学片、医患沟通技巧,到手术方式选择,手术步骤、手术技巧,乃至到每一个手术动作都毫无保留地、手把手地逐个相授。
  那年底,蓝建华接待了一位复诊患者。患者在华西王坤杰老师那儿做的复杂尿道手术,术后需要每2—3个月复查扩尿道。为了复诊,患者每次要提前一个月挂号,提前一天到达华西医院,就诊后在成都住一晚才能回家。2015年底,王坤杰告诉患者已经教会了蓝医生,以后直接找他就行。从那以后,那名患者就到广安医院就诊,每次提前1-2天打电话预约,早上5点多出发,当天晚上就能回家了。
  几年来,他的科室先后开展各项新技术10余项,科室三、四级手术达到70%。过去,手术室下午几乎没有手术,现在直到晚上8、9点手术室仍然灯火通明。广安老百姓在当地就诊的医疗费用比成都、重庆等大医院明显要低,报销比例高,家属照顾方便,老百姓真真实实得到了实惠,医院在老百姓心中的口碑更好了。



04

做老百姓吃的起、能管用的抗癌药


  “提供老百姓吃得起、能管用的药物,是中国优秀制药企业肩负的时代使命”,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飘扬表示。
  2015年,中国恶性肿瘤发病约392.9万人,死亡233.8万人,每年医疗费用超过2200亿元。李克强总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我国受癌症困扰的家庭数以千万计,要实施癌症防治行动,推进预防筛查、早诊早治和科研攻关,着力缓解民生的痛点。
  作为聚焦抗癌药物研发的企业家,孙飘扬感到,来自国家的支持正不断加强:实施重大新药创制专项,中央财政累计投入200亿元,同时带动了地方财政和企业投入近2000亿,产生了38个1类新药;加快审批注册,2018年总共批准了抗癌新药18个,其中有5个是自主创新的抗癌新药,新药的审批时间也缩短了一半;更多的抗癌药物通过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大幅降价并进入医保,2018年新增的17种抗癌药到年底已经有4.46万人次使用,药价平均降幅达到了56.7%,医保报销后费用负担降低了75%。
  国产仿制药的研发也在加速。比如电影《我不是药神》提到的资料白血病的格列卫,进入中国的价格定价是2.3万元一瓶,国产仿制药价格只有格列卫的1/10,通过一致性评价并进入医保之后,病人实际支付只占很少一部分,中国肿瘤患者拥有了“用得起、能管用”的抗癌新药。2018年,中国肿瘤临床试验共有169家申办方,国内肿瘤试验申办项目占比达到88%,远远超过外资企业。



05

大病集中救治让孩子获得新生


  2016年7月份左右,回甘孜州石渠县过暑假的9岁藏族小朋友生龙顿珠生病了,连续10多天每天下午1点到7点左右都发烧,对妈妈说跟朋友玩的时候感觉特别累。妈妈怀疑孩子得了肺结核,带他到当地医院去检查,结果并不是。回到成都,生龙顿珠的病确诊了:包虫病,而且非常严重。

  “看生龙顿珠术前的CT片子,四块肝包虫肿块几乎占满了他的肝脏,而且中央管道也被侵犯了。”华西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王文涛教授感到十分棘手。包虫病是一种严重威胁着牧区人民健康的寄生虫传染病,包虫进入人体后,会逐步侵蚀患者的肝脏,导致严重的肝损伤甚至死亡。石渠县是包虫病的重灾区,四川省将肝包虫病纳入大病集中救治范围,大大减轻了贫困患者的经济负担。“王文涛教授很慈祥,细心地讲解病情,对我们说资金方面也不用担心,国家对这方面很重视,有大病集中救治政策。”孩子妈妈说。
  常规的手术方案有两种,一种是一次性切除全部病灶,但这样他剩余的肝脏就很少,会发生很严重的并发症,导致肝衰甚至死亡;另一种是全肝移植,但是换肝意味着孩子要终身服药。王文涛教授联合放射科通过精准评估,最终采取了第三种方案:先切除大部分的患病肝脏,让剩余肝脏用三个月的时间再生,再进行第二次切除。两次手术都取得了成功。两年过去了,生龙顿珠已经完全康复,像其他健康的小孩子一样读书、成长。



06

护村民健康 带乡亲脱贫


  四川省冕宁县宏模镇优胜村乡村医生王学钊是家里的第四代医生,靠着祖传的正骨疗法,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回忆起祖孙几代行医,他感慨道:“我的爷爷跟我讲述过太爷爷的故事。当时太爷爷就是靠一个背篼、一把锄头上山采草药,用一个石杵、一个石杖来配制药材。”

  到了王学钊这一代,情况有了变化,他考上了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校里既教中医传统,也教西医医术。王学钊毕业回到村里,成了当年村里罕见的大学生。除了继续正骨接骨,他还担起了村子的计划免疫工作。1999年,他走进彝寨做预防保健动员,一进门就被一个老阿妈一口回绝了。“我们娃娃好好的,打什么针?不要说打针,平时一颗药都不吃,我们家不信打针吃药!”说着用打狗棒把王学钊撵了出来。为了改变乡亲们的观念,王学钊想尽一切办法,通过村组干部、村民小组的会议,家族家属的聚会、红白喜事的宴会做宣传,语言不通就请好朋友、村组干部帮忙翻译,还在现场为好朋友的娃娃打针做示范。经过多年反复宣传,终于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和支持。
  2017年,王学钊被村民们选为村党支部副书记,干劲更足了。为了让健康扶贫政策真正帮助到每一户贫困户,他“一户一落实”为全村村民做好了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一卡一落实”为贫困户做了健康扶贫信息的采集。“我要不负乡亲们的信任,发挥工作职责,为他们服务好。”王学钊说。


来源 |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网

编辑 | 杨明昊